1. 首页 > 最新热榜 >

5岁半被拐男童28年后终圆寻亲梦,DNA比对找到亲生父母

文/图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吴国颂 通讯员 陈瑰琦

6月21日,周国(化名)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依然感慨万分。5岁半那年,周国被拐,从此他与父母分离长达28年。28年时间里,他辗转于贵阳、普宁、珠海各地,但从未放弃“回家”的愿望。

周国是幸运的,在珠海香洲警方、贵阳白云警方的努力下,6月12日他与亲人团聚;周国也有遗憾,亲生母亲于去年已经去世,她临终前对周国的下落念念不忘;周国又充满期待,他希望今后带着妻子多回贵阳陪陪家人,也希望天下无拐。

周国(中)与亲人相拥而泣

陌生男子谎言骗走弟弟

6月12日,CZ3787航班从珠海金湾机场起飞,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平稳降落在贵阳龙洞堡机场。横跨1000多公里后,周国在贵阳市公安局白云分局,终于和失散28年的亲人相拥而泣。“你这些年都到哪儿去了,我们找你找得好苦……”“幺儿,你终于回来了!妈妈都没有等到你,妈妈已经走了……”

周国的二哥周林(化名)看到自己朝思暮想28年的弟弟,哭红了双眼。28年来,周林对于当年弟弟周国被拐卖一事始终耿耿于怀、悲愧交集。

1993年夏天,家住贵阳市白云区麦架镇麦架村的周林带着弟弟周国,像往常一样在大坝氟化盐厂附近玩耍。玩得正起劲的时候,一名陌生男子渐渐靠近,并向周林打听兄弟俩家中的情况。在得知兄弟俩的父亲是修理自行车的师傅时,男子声称自己有一辆损坏的自行车需要找人修理,要求兄弟俩带路。

此时周林8岁,周国仅5岁半,正是天真无邪的年纪,对陌生人尚无防备之心。自以为帮父亲招揽了生意的周林欣然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但还没走几步,男子突然从兜里掏出了香烟,声称自己烟瘾犯了,火柴却正好用光了,又从兜里掏出了两毛钱,要求周林先到附近的商店替他购买火柴,随后再一同前往兄弟俩的家中。周林接过对方的两毛钱径直往商店的方向跑去,留下5岁半的周国在原地等候,不曾想这一转身就是小半辈子,再次相逢已是28年后。

母亲临终念念不忘寻亲

令周国遗憾的是,母亲因多年寻亲思虑过度,身体每况愈下,已于去年离世。她临终前仍对周国的失踪耿耿于怀,再三嘱咐床前的亲人,一定要找到小儿子周国。“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向妈妈交代了。”

一旁的老父亲周平(化名)一边点点头,一边擦拭脸上的泪水,露出欣慰的笑容。被问及对此次与家人团圆有何感想,周国感慨道:“以前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现在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心里踏实了一些。”当天下午,周国就在家人的陪同下,到母亲坟头上坟,告诉母亲,她的三儿子终于回家了。

曾获救但未能寻到亲人

周国被拐后,人贩子带着他在国内多地流转,最终来到广东普宁,将他卖给如今的养父母一家。后来,他又跟随养父母移居多地,最终定居于珠海。

虽然周国被拐卖时仅有5岁半,但他依稀记得自己被人贩子拐走时的场景与片段,只是由于被拐卖时年纪太小,对于自己家住哪里、亲属姓甚名谁等信息还没能形成概念。

在周国10岁那年,在一次打拐行动中,周国得到“解救”。周国和其他一批被拐儿童被安置在遵义一家孤儿院内等待亲属前来认亲。“当时和我一起等待父母来认亲的小孩有很多。可是我等啊等,等啊等,等了足足四年,没有等来一点消息。看着身边好几个同伴陆续被亲生父母接走,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很羡慕。本来以为找回父母的希望很大,但最后我的希望就这样被一点一点磨光了。”事后周国才知道,当年他生活的孤儿院,离自己家仅有2个小时车程的距离。

DNA比对找到亲生父母

去年,周国来到珠海香洲警方求助,警方采集了他的血样。幸运的是,周国的亲生父母也于2011年在当地警方采集了血样,并将信息输入了系统。今年,香洲警方接到了指令,在全国“打拐”DNA数据库中比对出了相关信息,周国与远在贵阳的周林存在亲子关系可能。

得到指令后,珠海香洲警方再次采集了周国的血样,并从贵阳警方调取了周林等人的信息开展进一步比对。5月28日的DNA比对结果显示,周国正是周平的亲生儿子。这个消息,周家人等了28年。

来源 | 羊城晚报

责编 | 许静

本文由自778资讯网发布,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778rt.com/1/18951.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邮箱:yy926498@yeah.net

工作日:9:30-20: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