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最新热榜 >

上海交警讲脱口秀出圈后,百万大V找上门求合作!他扛得住

《脱口秀大会》第四季大家追了吗?

“大王”诞生在即

你对这季的谁印象最为深刻?

相信很多上海人

都被一位交警小哥哥圈粉了!

在8月12日晚播出的《脱口秀大会》中

黄浦交警黄俊身着警服闪亮登场

咔咔一顿操作

就抓走了现场很多人的心


在让四个明星导师悉数为他“爆灯”

观众也笑得欲罢不能后

黄俊潇洒一挥手

转身退赛:“我还得回去工作”

节目录制是在6月30日

当天晚上20时结束录影

21时黄俊就回到岗位

23时之后才下班

节目播出后

“百万大V”找上门“求合作”

有粉丝蹲守路口拍他工作

微信“好友申请”数以百计

……

可以说,黄警官彻底火了!

而面对奔涌的流量

这个年轻警察扛得住吗?

在《脱口秀大会》上转身之后

他都做了些什么?

被称为“外滩活地图”

一鸣惊人之后试图“隐藏自己”

10月1日晚上19时一过,外滩区域客流压境。

有人举着相机试图寻找“那个说脱口秀的警察”但终告失败,因为黄俊跟所有人一样,警用制服外套着反光背心,作训帽下捂着口罩;不过对于熟悉他的人来说,不难从人群中锁定他:“马路中间跑得最勤快那个。”

“准备‘封路’了,北面来的社会车辆往滇池路绕行。”19时28分,黄俊把中山东一路、滇池路路口的两名交警招呼到一起,传达最新指令。然后自己跑到马路中间,一手绷直,一手右摆,指挥直行车辆右转进入滇池路绕行。

两分钟后,红灯亮起,中山东一路全线临时禁止社会车辆通行。黄俊又奔向滇池路,跟同事一起疏导因分流车辆而拥堵的狭长马路。等到道路交通基本理顺,已是40分钟之后了。

这是异常忙碌的一天。早上6时不到,黄俊就赶到人民广场,保障国庆升旗仪式的交通安全。8时刚过,他已经从人民广场巡逻到了滇池路,又从滇池路到延安东路金陵路:“那个节点容易堵,要及时疏导,保障71路按时发车”。

回到支队参加完国庆交通保障部署会议,匆匆扒过中饭,他又开警车到外滩巡逻了一圈,转到滇池路,“最近有周边居民投诉有大客车在这里停留,我们摸排检查很多次,也跟周围饭店老板沟通过,大客车基本没有,但违法停车现象确实存在”。这天下午,他挨个给违停在路边的车主打电话,联系不上的只能叫牵引车拖走,“拖了3、4辆”。

下午1时,他比规定时间提前一个小时到达外滩执行国庆交通保障任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国庆长假7天,他几乎都是这样过的。日常工作强度没有这样高,但节奏基本一致。

黄俊还比别人多了一项额外任务:接受各路媒体采访,一遍遍介绍外滩区域交通安全保障的部署和效果。这是他从2018年开始的新工作——因为形象良好、业务过硬又会表达,他俨然成了黄浦公安分局的“门面担当”。

那是2018年的国庆节后,一封感谢信寄到黄浦公安分局,称赞在中山东一路、南京东路路口执勤的年轻民警热心为游客指路,“服务热情”“外语流利”,简直就是“外滩活地图”。

当时,黄浦公安分局政治处正在寻找一些“新面孔”,代表公安与公众沟通。这样的新面孔不只是过去人们印象中的“老娘舅”,更要契合上海的城市特质和公安队伍现状:要充满朝气,会流利的外语,但又要足够接地气,熟悉上海阡陌纵横的街道里弄以及孕育此间的烟火气。

这封感谢信让他们发现,黄俊或许就是这样一张“面孔”。在分局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上,他们用探头“跟踪”了黄俊6个小时,发现这个年轻人“几乎没有闲下来过”;再看“交通大整治”情况:他的交通违法纠处量列大队第一,投诉量却是最少的。

“无论是讲脱口秀,还是任何一项宣传任务,我的底气都来自我作为警察的本职工作。”被“发掘”至今,黄俊渐渐习惯镜头下的工作与生活:“如果业务不过硬,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脱口秀大会》上一鸣惊人之后,黄俊反而试图“隐藏自己”,甚至连朋友圈都几乎不再发了。偶尔得闲,他会翻看手机里一段视频,记录4岁儿子看自己上脱口秀舞台时的反应——孩子不知道他讲了些什么,但看到爸爸出现在电视机里,就乐得发出咯咯的笑声。

有人问他,“你给儿子看你讲脱口秀啊”,他眉头一锁,立即撇清,“是老婆放给儿子看的”:“我自己放给他看,也太恶心了吧!”

有人说他“吃卖相”

他坦言自己沾了岗位“颜值”的光

流量带来了名誉,也带来了质疑。

2018年被媒体广为报道“外滩活地图”,就冒出过不同的声音;《脱口秀大会》上的惊鸿一瞥,把争议放到了更大的讨论空间里。

有人说他不过是“吃卖相”“运道好”。黄俊倒是坦然自己的确“沾了颜值的光”——不过不是自己的“颜值”,而是岗位的“颜值”。

2013年正式成为交警,他就被安排到中山东一路、南京东路路口执勤,正对陈毅广场,业内直称“外滩第一岗”。“因为这个岗位重要,我才有被人注意到的机会。”

但很多人不知道,在同届进入上海公安系统的同学里,他是唯一一个直接被分配到“交通一级岗”的年轻人。这意味着其他同学每天只需要高峰时段在路口执勤4小时,而他至少要在路口工作6小时——这个路口,他一站就是7年。

刚刚入警的陈煦(化名)听过黄俊的故事,心里也嘀咕“警察指个路有啥好吹的”,但今年自己参加了外滩的国庆安保工作,他的看法就变了。

当时他在路口,一位老阿姨前来问路——

“警察同志,地铁怎么走?”

“你要坐几号线?”

“我要坐地铁,不是几号线公交车。”

“那您要去哪儿?”

“我要去锦江之星。”

“哪儿的锦江之星?”

“我只知道宾馆的名字,这还不够吗?”

最后,陈煦只能拿出自己的手机来帮忙搜索。老阿姨感叹了一句:“现在不会用手机的人要被淘汰了。”

“指路看起来是一件小事,背后其实是换位思考的态度。”陈煦回想,在熙来攘往的外滩,不是每一个求助者都习惯了上海的生活。“如果不能站在对方的立场想问题,在上海这样的超大型城市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再小的问题都解决不好。”

类似“不务正业”“尽干分外事”的批评,黄俊自己也听过不少。

今年中秋节晚上9时刚过,两个小姑娘拍打着警车窗户,说自己手机落在商场卫生间被人拿走了。当时交通状况良好,黄俊便用自己的手机定位找到对方手机,然后让两人上车,一路追随移动的信号而去。凭借对辖区道路的熟悉,黄俊几分钟后就在49路公交站“堵”到这部手机,后续工作则交由属地派出所跟进。

按照“职责”,黄俊可以让小姑娘找商场解决或到派出所报警。“但对警察来说,什么是‘分外事’?如果一个警察连老百姓眼前的急难愁都不帮,还谈什么为人民服务呢?”黄俊说,在外滩做交警,交通管理和为民服务各占一半。如今南京东路步行街东拓完成,中山东一路、南京东路路口降为“二级岗”,“服务这方面比重甚至要更多一点。”

而另一种批评声音与“不务正业”截然相反——“干点本职工作有啥可表扬的?”

2019年,黄俊和徐汇公安分局交警支队民警王润达站上了全国“最美基层民警”的评比舞台。候选人中,有多年扎根雪域高原的建设者,有打击新型犯罪的专家型刑警,也有长期活跃在“刀锋”的缉毒一线英雄。在北京评比现场,第一个候选人刚开口,黄俊偷偷望向评委席,评委之一的倪萍已经红了眼。

黄俊和王润达是所有候选人中唯一的“组合”,还有个时髦的团名“尚警DJ”,在名单里显得格外醒目。黄俊自己心里也在打鼓:“与那些牺牲奉献、事迹感人的同事前辈比,我真的符合大家对警察的期待吗?”

上海公安近期的通报数据显示,全市报警类警情同比下降9.4%,刑事案件破案数同比上升37.7%,道路交通事故亡人数环比下降50.6%——对于一个人口近2500万的超大型城市,这不可能是一个“超级英雄”能完成的事。

这样的成绩之下要进一步提升社会管理精细化程度,无论是电信诈骗防堵,还是大客流交通安保,都需要更科学的集体协作和更密切的警民联系。一个受公众欢迎的警察,无疑能提升沟通的效率:“无论脱口秀还是短视频,都是在探索当代警民沟通合作的方式。”

国庆期间,外滩治安派出所指挥室的大屏幕上,涌向外滩的客流如一条蜿蜒的河流,自南京东路南侧入,过马路,上江堤,再从另一端下江堤,回流入南京东路北侧,或分流至滇池路绕行,汩汩而动。现场各方管理力量,仿佛共同筑起的守望堤坝。而隐身其中的黄俊,和他的同事一样,就是钉在堤坝上的一枚枚基桩。

该不该拥抱流量?

“重要的是用流量来做什么”

一“秀”而红,各种邀约纷至沓来。除了相关单位的座谈、交流、纪念活动,还有老同学老朋友出面请他“帮帮忙”,甚至有各路“网红”发来商业合作项目。

许多邀约与黄俊的本职工作并无关系,“比如企业大数据算法和民警执法管理,基层一线民警能提供多少有价值的观点呢?”但一些明明已经推掉的邀约,又会换个途径重新摆到他的面前。有段时间,他甚至觉得自己像一只小蚂蚁,被各方力量拉扯,不知何去何从。

民警参加社会活动有严格的纪律规定和报批程序。黄俊将自己的烦恼如实向相关领导报告,大家都很支持他,帮他拒绝了很多无关的活动。就连《脱口秀大会》总决赛希望他重返现场,哪怕只是当一回观众,也被他一再拒绝。直到最后对方提出“来工作岗位上,不影响工作前提下拍个短视频”,他才没法再坚持。

原以为简单的拍摄,对方来了四五个扛着长枪短炮的工作人员,带着专业的打光设备。现场设备调试,引来一圈围观的人:“就是他就是他!他马上要讲脱口秀了!”

流量汹涌,黄俊坦言,一开始心里确实有过波动。“那是一种好像自己挺厉害的错觉,而且不受控地在心里蔓延。”这样的变化被周围的人看在眼里,纷纷给他“敲木鱼”,心态又给掰回来了。

和那些围观的人一样,所有邀请黄俊的活动,几乎都希望他再讲脱口秀。然而离开《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他再也没讲过。

“我是一个警察,不是一个演员。”黄俊说,自己所有的“梗”都来自业务工作,“大家觉得有趣,是因为我的工作有趣,而不是我这个人有趣。如果我是一个脱口秀演员,一定是最蹩脚的那种。”

在南京东路街道红色地标宣传活动中,街道邀请黄俊搭档抖音上热门的沪语主播徐祥,最初的策划是徐祥以上海市民的角度切入发问,对周边路线、地标和历史非常熟悉的黄俊来介绍建筑背后的历史。

这样的设计看起来没有问题,但黄俊坚持加入了一个细节:短视频一开始,徐祥因为交通违法被黄俊拦下,宣传一波“守法安全”后,才有了后续情节。“不然我一个警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所有参与的活动中,他尽可能坚持接入自己的本职工作:“宣传交通安全文明守法也是我的工作,我不能变成了演员或者‘气氛组’呀!”

节目播出,有外地的公安同行通过内部软件搜索加他微信,有热情粉丝到他执勤路口蹲守“求合影”。国庆节那天执行完升旗仪式交通安保任务,有人等在旁边问“孩子可以跟您合个影吗”,他点点头,顿时排过来十几个人。只要不影响工作,他尽可能满足:“合影就10秒钟,有些人是外地过来的,我怎么拒绝?”

真正令他哭笑不得的是那些被他抓到的违法者。一次有人在路边违法停车,他上前提醒,话说到一半,对方忽然认出他来:“哦哟是你呀!我很喜欢你的,听了你讲脱口秀知道你们交警也很难……但这次能不能不要罚?”

这样的问题曾经让黄俊很困扰。他很希望通过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警察特别是交警这个群体,是一群有血有肉、有追求有使命感的“人”,并不是被误解和标签化的“开单子的”;可这样的求情又让他一度尴尬乃至“如履薄冰”,生怕自己一句话没说对、没说好,会在网络上被无限放大,甚至影响自己所在的交警群体。

他把这样的烦恼告诉同事和领导,大家理解他的纠结,支持他找到释放善意与严格执法的“平衡点”。如今他已找到这个“平衡点”——法律。“法律规定可以教育的轻微违法,以教育为主;法律规定必须处罚的严重违法,那就严格依法处罚。”

两个月过去,流量余波犹在。黄俊也在摸索和流量融洽相处的方式,在严守纪律的前提下,他坚持两个“关键词”——“公安工作”和“正能量”:“流量本身没有好坏,重要的是用流量来做什么。”

他也毫不担心流量退潮:“每天上班下班,做好交通管理,回归本质,回归平凡,就是幸福呀。”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作者:邬林桦、简工博

微信编辑:安通

本文由自778资讯网发布,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778rt.com/1/2695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邮箱:yy926498@yeah.net

工作日:9:30-20: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