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最新热榜 >

“要几份?”校长为学生打包,老师开私车当“盒饭侠”!

3月14日,是华东政法大学在校教职工、乙方单位工作人员以及所有学生进行全闭环管理的第5天。好几千人,口粮不缺,却缺人配餐并送餐到楼。

当天,松江校区学校食堂来了一批特别的配餐员。掌校七年、年近六旬的华政校长叶青教授,戴着口罩、套上发套和一次性手套,与全校教职工一样集体接过志愿服务的接力棒,开始为学生打包午饭。在学生拍下的“工作照”中,他们是平日敬爱的师长,也是今日共同抗疫的战友。

校园封控管理之后,“同学,吃点什么”这句常用语,变成了:“同学,要几份?”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校内3个食堂通过打包盒饭的方式,保障同学们在校隔离期间的饮食安全。虽然盒饭的菜品固定了,但营养却丝毫没有减少。

然而,供餐节奏加快,成了食堂叔叔阿姨面临的一道难关。在校团委和后勤管理处共同联络下,学生志愿者们纷纷报名,均加入“盒饭侠”行列,一起协助3个食堂打包盒饭。只见食堂阿姨盛好饭菜、志愿者装袋结算、同学们刷卡领取……这条临时组建的“流水线”,保证同学们拿到饭菜的时候还是热腾腾的。

法律学院大四学生邸维明就在食堂志愿服务岗位上,主要工作是在窗口接过饭菜进行打包,递给另一位负责计算总价的志愿者。“我只是帮忙了一顿晚饭,回到宿舍就已经很疲惫了。听食堂的阿姨说,第一晚凌晨两点多拿到被褥后,他们就在食堂里就地休息,阿姨和叔叔们真的很辛苦。”

事实上,在叠加餐盒费用、人工费用以及餐后处理费用之后,封校餐食的成本提高了。但学校为减轻学生负担,决定通过为同学们提供餐费补助的方式降低饭菜价格,一日三餐的总计费用共下调了18元,以此保障在不降低餐饭质量的前提下尽可能减少支出。

无独有偶。在涉及新增确诊病例与无症状感染者的上海交大闵行校区,这个全上海最大的单体校园中,也是师生一齐上阵当起“盒饭侠”。

当盒饭烹制完成之后,由教职工、志愿者组成的配餐队伍争分夺秒,往返奔波,努力将盒饭派送往各个楼栋,力保同学们能够尽快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开饭啦!”伴随着楼栋思政员的一声发令,套间长、寝室长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有序地将盒饭发放到每一位同学手中。

在宿舍阳台上,交大同学们也纷纷用手机镜头记录下,在这段特殊的时光里“谁知盘中餐,粒粒更辛苦”。对于留校老师深夜无眠而白天还作为志愿者帮助后勤给封楼的同学送餐,校方通告下有留言,“昨天在家长群里看到老师们饿着肚子忙碌地用私家车给每一栋宿舍楼送餐。看得我和家人个个热泪盈眶。感恩老师,感恩交大!为了这两三万的学生,你们辛苦了!愿交大无恙,中国无恙!”

在封控中的华东理工大学,同样如此。从确认好饭菜的份数,到将打包好的盒饭与一次性餐具装进打包袋,再拎起袋子递出去——这样的动作,送餐志愿者重复了不下百次。来自商学院的赖丽萍就是其中的一员,这是她近期第二次参与学校疫情防控志愿服务。

“疫情可以阻挡我们出行的脚步,但是不能阻止爱和温暖的传递。”赖丽萍说。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她选择成为一个校园“逆行者”,为防疫贡献绵薄之力。一次次重复着装配餐打包的工作,难免疲惫;但是,一句句“谢谢”和“辛苦啦”,使她因自己的“送餐员”工作而倍感满足。

本文由自778资讯网发布,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778rt.com/1/331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邮箱:yy926498@yeah.net

工作日:9:30-20:30,节假日休息